文件公告
图片新闻
QQ图片20181011121802.png
1 2 3 4 5
文明播报
创建工作
石河子文明网首页 > 戈壁明珠石河子
兵团第一代女拖拉机手
发表时间:2018-12-19  来源:

张红彦

 

1953年,来到机耕农场的湖南女青年成了拖拉机手。

谷物联合收割机在收割。

捷克产热特—25轮式拖拉机。

莫特兹两轮式拖拉机在平整土地。

 

  由于机器耕作使得劳动效率大大提高。一台52匹马力的“阿特兹”履带拖拉机,牵引一台四铧犁耕地,昼夜能耕地百亩,相当于100多人劳动一天的工效。为提高工效,新疆军区用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经费从苏联进口了大量的农业机械。到1954年,新疆军区的农业机械达到1830台,其中拖拉机236台、机引农具1500台、联合收割机49台、农用载重汽车45辆。在创办的34个军垦农场中,除了头屯河机耕农场外,又相继兴建了石河子、梧桐窝子、焉耆和大海子四个机耕农场。

  大力推广农业机械化生产,不仅需要大量的机械操作人员,也需要足够的修理人员。新疆军区在石河子、第十七师、焉耆三地成立了农机短期训练班,从各地选拔出有一定文化基础、表现突出的男女青年进行培训,女青年一般要求个头大一些的。至1952年,共培养拖拉机驾驶员494名,其中,女拖拉机手70名,修理人员94名。

  1952年以后,不少湖南、山东女兵被选派到各机耕农场拖拉机手培训基地学习驾驶拖拉机。第22兵团还成立了第一支妇女机耕队。到1953年11月,第22兵团就有女拖拉机手42名,女机械修理员113名。从各地机耕农场走出来的女拖拉机手,粗粗一算,有湖南籍的刘功辉、唐万鹏、晏一民、廖群、陈庆元、王泳芝、黄建辉、李明;山东籍的金茂芳、张翠香、胡杨、郑敏才等等。

  在当年,女拖拉机手是百里挑一,甚至是千里挑一选拔出来的,当一名女拖拉机手是十分令人羡慕和自豪的。为了当拖拉机手,湖南女兵刘功辉不仅主动要求从机关(22兵团直属政治处)下到生产单位(机耕农场)工作,而且还自愿将自己的副排级待遇降为战士级。

  其实开拖拉机,除了拥有展示新中国的妇女在农业机械化上的作用这一层光环外,吃苦受累并不比在大田干农活要少,甚至可以说还要多一些。

  最早从苏联进口的拖拉机,都是靠手摇发动的,每发动一次,需要12公斤的臂力,如果调整不好还会回火打手。这就是选拔女拖拉机手时,为什么要求身强力壮的原因。

  在野外开荒,女性有诸多的困难。其一是上厕所难。那时开荒任务重,一台拖拉机一天的开荒任务是一百多亩地,要连续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才能完成。为了保证女兵的安全,一般安排男女搭班开拖拉机。女兵要解手,必须跑到远处的低洼处或者有遮挡的地方,来回一趟非常耽误时间。湖南女兵刘功辉和唐万鹏为了节约时间,每天上班带一个床单,解手时把床单一拉就近解决。这件事后来成了笑料,男兵们给她们取了个外号叫“遮羞布”。

  其二容易碰上野猪、狼和蛇。女性比较胆小,不要说碰上攻击性很强的野猪、狼,就是碰见蛇也能吓她们一阵子。湖南女兵廖群在开发苇湖的时候,住在芦苇扎成的棚子里。一天早上起床,她一睁开眼,就看见被子上竟然盘着一条蛇,吓得她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苇棚子。

  山东女兵金茂芳在野外开荒时,不仅遭遇过野猪、狼,但对蛇的恐惧更是刻骨铭心。也是在苇湖开荒时,金茂芳在等人接班的空档,累得在草窝子里睡着了。睡着睡着,她感觉到自己的背上有个凉凉的东西,就一把拽下来猛地扔到地上,一看竟然是一条一尺多长的蛇。本来就怕蛇的金茂芳,看见被扔在地上的这条蛇又跑到了拖拉机的轮胎下面去了,就壮着胆子捡了一根棒子,使劲地向蛇打去。蛇打死了,金茂芳也吓得快虚脱了。正好班长她们来接班,一见到班长,金茂芳就像见到了救星,扑上去抱着班长大声地哭起来。个头大,干起活来不怕苦不怕累的金茂芳,遭遇野猪和狼也从未哭过,但就是怕蛇,直到现在都是。

  天天和机器打交道,难免会受伤。湖南女兵李明,原是湖南长沙一个织布厂的工人。1952年进疆后,她被分在兵团司令部收发室当收发员,工作很轻松。可她从报纸上看到同乡张迪源的事迹后,就三番五次地写申请要求去开拖拉机。1954年,兵团领导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求,将她分到了八一农场张迪源所在的那个机耕队。如愿以偿的李明,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学习拖拉机技术上,很快她就能独立开拖拉机犁地、播种了。

  李明的男朋友何筱俊是陈实司令员的秘书,两人本来早就可以结婚了。可李明为了开拖拉机,多次将婚期延期,以致于她与何筱俊的恋爱时间长达5年之久,这在当时也算是特例了。直到1958年元旦,他们才结婚。可婚后第4天,李明就回农场继续工作了。当时,兵团首长为了照顾小两口的生活,先后三次向农场发函,要调她回机关工作,都被她拒绝了。

  1958年2月4日,当天的气温在零下30度左右,李明带着十几个人往地里拉运肥料。不料拖拉机发生了故障,她去排除故障时,右手被卷进齿轮里,幸亏一名队员眼疾手快,及时关掉了发动机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等李明第二天醒来,才发现自己躺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,右手除大拇指外,其他四个指头都粉碎性骨折。当丈夫来医院看她时,这个从不掉泪的“假小子”伤心地哭了。可春耕大忙季节一到,闲不住的李明,手伤还没有痊愈,就要求出院开拖拉机。农场领导说什么也不答应。李明就带着伤残的手给拖拉机组的工作人员送水送饭。1958年的下半年,李明又开上了拖拉机。直到4年之后,李明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,她才服从组织安排,回兵团子女学校食堂任会计。

  1952年进疆的湖南女兵华淑媛,也是抱着驾驶拖拉机的梦想而来的。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,她放弃了人人羡慕的当护士、当文书的机会,在刚满16岁那年,终于成了一名真正的拖拉机手。

  开上了自己朝思暮想的拖拉机,华淑媛将所吃的苦和所受的累全都不放在眼里,可开拖拉机所受的伤,使她最终不得不含泪和心爱的拖拉机告别。

  华淑媛开康拜因时经历过3次危难。

  第一次是刚学会开康拜因的她,就去参加抢收麦子的工作。为了早日将官兵们的一年辛勤劳动的成果抢收回来,华淑媛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,每天要收割一千多亩的麦子。由于劳累过度,华淑媛晕倒后从康拜因上滚落下来,她先是掉在了田埂上,然后又从田埂上滚下去,差点被驶过来的运草车碾上,死神与她擦肩而过。

  第二次是在抢收快结束时,由于康拜因的链条没有油了,为了防止链条磨损,华淑媛让拖拉机手停下来,抓紧时间给链条上油。谁知,拖拉机手疲劳过度,连离合器松了都不知道,拖拉机突然向前开了十几米,等停下来后,华淑媛的右手大拇指已被链条打断了。华淑媛找到断指就往卫生队跑,天真的她要求卫生员帮她把断指接上。当得知断掉的指头接不上后,华淑媛还让卫生员快点给她包扎,她还要去参加抢收。

  第三次是一年的夏收结束后,华淑媛去75团机耕队检修机器,被牵引架打晕在地,头上被砸出一条很长的口子,在团卫生队住院治疗后才得以痊愈。

  为了开拖拉机,华淑媛轻伤不下火线。直到1959年,生完第二个孩子后,华淑媛由于贫血,身体极度虚弱才不得不告别这个心爱的岗位。

  一旦开上拖拉机,也就意味着和荒郊野外结了缘。一片荒地,先要勘探测量、然后规划,接着拖拉机过来开荒。一旦开荒完毕,大部队就开拔进来,拖拉机手又要转战新的荒地。

  荒地就是战场。荒地的艰苦,非常人可以想象,也非常人能够忍受。开荒的时候,吃、住都在地里,有时候就露宿在野外,住在用芦苇搭的棚子里。

  在金茂芳的记忆里,从50年代开上拖拉机一直到60年代初,在地里工作的时候就没有睡过床。金茂芳开了十五六年的拖拉机,开过阿来斯康拜因、莫斯特等。如今陈列在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的那台拖拉机,是1958年从苏联进口的。这台拖拉机,金茂芳开了7年。在这7年里,金茂芳创造了完成20年的耕作任务,节约油料5万公斤,给国家创造财富8万多元。

  金茂芳几十年的辛勤付出,换来的是兵团劳模、“兵团十二面红旗”之一、自治区劳模和全国劳模这一个个沉甸甸的荣誉。从一个出生地主家庭的子女到一名全国劳模,金茂芳一路走得艰辛、坎坷,可她走得坦然,走得从容。

  女兵开拖拉机,一般开个七八年,就会因为结婚等各种原因下来干别的工作。金茂芳开了十五六年拖拉机,算是时间较长的,而湖南女兵廖群则从1951年到1977年开了长达26年的时间。

  一首名叫《拖拉机》的歌永远吟唱在女兵们的心里:拖拉机,拖拉机,是我心爱的好伙计。驾你开垦万亩地,我俩一同把功立。拖拉机,拖拉机,是我心爱的好伙计。干活质量争第一,我俩一起创奇迹。

  (图文由新疆兵团军垦博物馆提供)

 

责任编辑:袁媛 编辑:董美玉 编审:杨瑞霞
中央文明委成员单位
中央主要宣传文化单位
重点新闻网站
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
地方文明网站
友情链接
泰安文明网 二连浩特文明网 安宁文明网 慈溪文明网 武汉文明网 泰宁文明网 琼海文明网 黑河文明网 安顺文明网 温州文明网